英雄三国

巅峰战场 热血沸腾 英三世界观小说第三章

作者:来源:178英雄三国发布时间:2013-07-30 13:52:13

英雄三国 英雄三国视频 英雄三国攻略 英雄三国下载

  盘古开天,鸿蒙初始;女娲普惠,启扉人识。乃有天帝,庇佑五方。

  张角见毕侯爷出去,心里暗松了一口气。他只是曾在典籍里听说有一种通体白化的病徵,多为贵族遗传,冒险一赌,竟然奏效。心道只要有机会好吃好喝,以治病为名拖拖时间,再寻机会逃离这里,总比在无数监工看顾下逃跑要容易的多。

 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,毕侯爷才从外面转来,一脸慎重的对张角说到,“公主的病情不在朝夕,我已经派人安排好了你和吴,梁两位太医同住,需要些什么方剂药材,尽可与他们商量。”

  张角暗想,不过是派两个人监视我,看我是否真的懂医,这等小把戏,如何瞒的过我。

  毕侯爷微微一顿,又道,”眼下还另有些急事,需要你找些帮手,一同来办,你可有合适人选?“

  张角心下略寒,看侯爷眼下反应,似乎还别有些绝密隐情,如果他一旦说于自己,拿无论自己是否能治好公主的病,此后都决计是活不成了。但一时又想不到办法 推辞,忽然又一转念,反正他们至少也要给我个把月时间为公主医病,我若趁此时将马元义和唐周召来,说不定更有机会摆脱监视逃脱此地。于是反而心定,喏 道,”侯爷若有吩咐,草民自然愿效犬马之劳。工地有草民两个表亲,有些个气力,若是侯爷想要使唤,也许合用。“

  “那自然最好,且将名字写与令官,带他们前来。晚上我们要去后山发掘一件物事,让你的兄弟动手,你号称轩辕门人,不妨来做个鉴定。只是此事万般机密,绝不可透露一字,否则莫怪我也难保你周全。”

  张角道,“侯爷放心,草民离家已久,除了帮衬的两个表兄,左近无亲,就是想说,也再找不到个人听我唠叨。自然是传不出去的了!”

  毕侯爷冷然一笑,“那是最好,你先去休息,夜间行事,待会儿你的两个表亲若是到了,我自会派人引他们找你。”说罢击了两纪掌,便进来两个宦官,引张角去寻住处。

  傍晚时分,马元义和唐周同被带到张角住处。

  唐周不明就里,以为张角事发,受到株连,一直抖个不停,却见到张角此时精神大好,住处也很是整洁,强过工地的窝棚千倍,甚是讶异。却不知该说些什么话,从哪儿问起,只是巴巴的望着张角等着他开口。

  张角拉二人坐下,对身边吴太医说,“毕侯爷有密令,晚上传我兄弟三人行动,我要和兄弟们吩咐几句。”

  吴太医识得厉害,带梁太医先行回避。

  张角拉过两人手说道,“兄弟莫怕,我自有万全之策保大家平安,不过你们一定要听我的,不得多问,也不要多言。此处非寻常之地,说错一句都可能有性命之虞,望兄弟省得。”

  马元义一拍大腿,“我自然信得张兄弟。我只管装疯卖傻,任听兄弟吩咐。”

  唐周也道,“我不说。不说,不说……”

  张角大笑,“那好,晚上我们吃他娘一顿好的!哈哈~”

  晚宴由吴,梁两位太医代毕侯爷给张角等人接风,自是酒肉款待不谈。待月色高悬,云霾入夜,毕侯爷派两位近卫来召张角。几人跟到山林深处,毕侯爷早在那里,又有两名侍卫掌着灯,远远守着一处洞穴。

  毕侯爷对张角一笑,”张先生不防陪我留在此处,让两位兄弟去洞中探视一下,此处风水独特,若怀奇珍,是我几个得力的下属费劲心思才找到的。火把绳索均已备好,若成此事,我毕岚自然另有重酬。“

  张角躬身施礼,对毕岚道,”此洞背阳纳阴,上采七曜灵光,下通黄泉晦气,蚀骨阴风非凡人可御,角愿亲往为侯爷一探。“

  毕岚脸上阴晴不定,想从张角脸上多读出些信息,以辩其言真假。奈何张角一脸自若,全然看不出有何做作。毕岚一字一顿的警告道,“看来先生已知其奥妙,不妨亲往。不过万事小心,公主病情尚有赖先生,若有变故,万望及时示警。”

  “无妨,先师轩辕黄帝自有御术。”说罢自去取了火把绳索,引马,唐二人进洞一探。

  前洞数十米甚是平常,无非是些乳石暗流苔藓栖蝠。张角见入来远了,低声对二人说道:“此洞中自有古怪,怕是伤过人命,否则那侯爷麾下近卫数以千计,不会遣我们来探看。”

  唐周慌乱道,“那此时如何?我们速退去吧!”

  马元义在唐周肩上重重拍了一下,“慌什么,没听张兄弟说他早有对策,你只管依着张兄弟意思做便是。”

  张角淡淡的说到,”所谓富贵险中求,若真有什么变数,兄弟们会不会怪我。“

  马元义咧开大嘴,呵呵一笑,“怕什么,其实,我也不想过那猪狗不如的日子,只是我没有张兄弟这样的勇气。我信你,不管水里火里,都陪你去得!”

  唐周抖抖索索的喃喃着,“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……哎呦!”似是踩到了什么物什,脚下一软,险些摔倒。

  张,马二人将火把凑近,眼见唐周脚下赫然是一具尸体,衣着显然是侯爷的近卫兵士。那尸体周身并无血迹,从皮肤的光泽来判断,死亡时间不会超过两日。尸体的面部表情甚是诡异,似笑非笑,眼口张开,仿佛是在一种愉悦的渴望中被人将生命从躯壳中剥离的。

  三人不及惊讶,举火炬四下查看,十数步方圆间有十几具类似的尸体。一阵阴风从洞深处吹来,惊起几只怪啸的蝙蝠,三个人都瞬间感到一种战栗,毛孔猛的一阵收缩。

  张角勉强定了定精神,对马、唐两人道,“沿山壁缓行,我走在前面。若有什么异状,你们两个就拼命往出跑!”

  马元义抢先挤在了前面说,“还是我走前面,若真有什么异动,张兄弟也有时间做个决断。”

  复行了数十米,路上散落了一些兵器,火把,绳索,和撕破的衣帛残片。兵器上都没有血,洞穴的石壁也没有锐器伤害的痕迹,不像是有过激烈的打斗,但那些撕 落的衣服碎片却显然是用极大的力道扯脱的,张角亦推断不出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。只是示意两人禁声,屏息贴着山壁缓缓前行。

  又向前趟了十数步,一道巨大的石屏立在眼前,左右亦无出路,竟似是到了尽头。

  张角和马元义四处敲击了一下石壁,传出咚咚的闷响,显然都是实心岩石,单凭人力恐怕无法挪动。

  二人正在踌躇,忽然唐周一声惊叫,坐倒在地上,火把也掉落在一旁。马元义忙凑过去,只见唐周目光里满是惊惧,死死的盯着洞穴上方,于是缓缓的转过身体,将火把举过头顶,循着微光望去。